这是多少金钱都换不回来的

2017-06-12 01:57:27 mhhbkj 26

  2012年12月的东北,大雪如期而至,覆盖了吉林省延边州安图县的荒沟岭。与往年不同的是,山上堆存了几十年的铬渣终于清除,为这,安图人忙活了大半年。

  这只是环境保护部2012年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三大战役的一个战场。2012年4月,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在全国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宣布,2012年要打好铬渣、电子废物和废塑料污染治理三大战役。

  战役集结号吹响 

  各地能否按时完成铬渣治理任务?

  战役集结号已吹响。地处东北大地,安图能否赶在冬季来临之前完成铬渣无害化治理工程?

  艰辛的三大战役基本宣告胜利,但未来的路还很长,如何保持战役成果?回望2012污染防治三大战役,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思考?

  如此千头万绪,怎么理清?对此,环境保护部有信心。因为技术、经验、标准规范方面都有支持。污染防治司负责人解释说,2005-2011年,国家为铬渣治理积累了技术和经验,具备技术基础;国家关于铬渣治理的技术规范和标准已出台,具备标准规范的基础。

  在安图县环保局工作近30年的崔仁吉,自2011年10月以来做了4次直肠息肉手术,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,领导没将他列为铬渣办成员。他主动找到局领导,说:“我要退休了,除掉铬渣毒瘤,是我多年的心愿。我是老环保,无论如何也不要把我老崔落下,我保证冲锋在前,不负众望。”

 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对贵屿整治作出重要批示,“沉疴积弊,治愈不易,望继续用药,防止反弹,促其走上健康之路。”

  环境保护部要求,电子废物污染治理这场战役要抓紧重点地区,严厉打击非法拆解,坚决取缔焚烧、酸浴处理行为。和广东一样,各地都表态,要下最大的决心,使最大的利器,用最强的措施,全力以赴打好三大战役,确保专项整治工作顺利进行。

  究竟该怎么继续用药?环境保护部要求,下一步要强化监管,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历史遗留问题。要将铬盐企业纳入全国重点污染源,加强对新产生铬渣治理的监管,确保企业当年产生铬渣当年处置完毕。此外,全面提高铬盐行业的准入门槛,强力推进铬盐行业产业升级,向规模化、集约化和清洁化方向健康发展;加快推广无钙焙烧等清洁生产技术,从源头减少铬渣产生量。

  就这样,在无水、无电、无路的荒沟岭,安图县克服了地质条件差、天气复杂多变等多种不利因素,愣是77天完成了铬渣处理厂、生活区建设任务,其中7天就完成了铬渣处理设施基础浇筑,保证了总载重2860吨的铬渣处理设备顺利进厂,为铬渣治理工期节省了3个月时间。

  早在2011年底,环境保护部推动2012年这三大战役时,就提前预警,对2012年底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地级市,一律实施“区域限批”,暂停其除节能减排、民生保障项目外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审批,并取消这一地区环境保护模范城市、国家生态示范市(区、县)等环境保护荣誉称号。2012年底前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现有铬盐生产企业,一律停产整治,处置完毕方可恢复生产。

  不光吉林,2012年,环境保护部要求云南、天津等15个省(区、市)对26个铬渣堆存点、250万吨铬渣展开歼灭战。也就是说,这些堆存了几十年的铬渣都要被清除。

  健康账,更是触及人心,“我们从事废塑料经营活动,充斥着无所不在的健康杀手,继续干下去,必定是害人害己害子孙,这是多少金钱都换不回来的。”

  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,必须出重拳、用重典

  几十年堆积的铬渣,历史长期遗留的问题,真能在一年时间内解决吗?环境保护部为什么要啃这块硬骨头?

  记者了解到,全国累计历史遗留铬渣约670万吨。2005年10月,经国务院领导同意,发改委会同原国家环保总局印发《铬渣污染综合整治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,要求2010年底,全国历史遗留铬渣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置。但因铬渣量多、处置难度大、处理成本高等因素,2005-2011年,6年治理历史遗留铬渣420万吨。2012年要治理250万吨,相当于前6年年平均治理量的3-4倍。

  为什么要自加压力?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一是出于责任感和紧迫感。国务院要求2010年完成任务,但到2011年底,迟滞一年仍未完成,期间又发生曲靖非法转移倾倒铬渣事件。不能再拖了。二是顺应民心民意。铬渣一天不清除,周边老百姓一天不能有安全感。有的铬渣堆存几十年,危害数代人。治理铬渣,是对老百姓诉求的回应,是执政为民的体现,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行动。

  离年底只有6个多月时间了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完成全部任务,时间之紧、任务之重、责任之大,期间还要经历酷暑寒冬的考验,每位参与其中的成员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此外,政府还循循善诱算了经济账和名誉账。四笔账算得清清楚楚,每笔账都切中经营户的软肋。

  顺民意,得民心,三大战役关系老百姓切身利益,是一项赢得民心的民生工程,政府切除了“环境污染毒瘤”,消除了心腹之患,为百姓办了件大好事。整治之后,云南曲靖的一个老人对环境保护部官员说,“生活在这里有安全感了。”——保障和改善民生,着力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突出环境问题,这就是环境保护部的重任所在,也是对全社会、对人民的郑重承诺,相信三大战役会让更多的歌山画水回来,让更多的人感到安心。

  三大战役是环境保护部2012年污染防治的主旋律,为了顺利推进,环境保护部采取分组督察、通报约谈、周调度等制度,不断督促地方,要求各地每半月上报一次进展情况。

  沉甸甸的数据,沉甸甸的心,沉甸甸的责任。

  到2012年11月15日,安图县荒沟岭铬渣无害化治理工程共处理铬渣39966吨,全部完成对解毒后5.6万吨铬渣的填埋处置,比环境保护部的要求提前了45天。解毒铬渣经河南金谷实业有限公司及省、州、县环境监测站的化验分析表明,六价铬及总铬含量均低于国家规定安全标准。

  2012年3月,带着总理的批示和期盼,环境保护部领导率队来到广东。广东汕头贵屿镇是国内外闻名的垃圾镇,贵屿污染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?贵屿镇环境中地表水、大气、土壤、河流底泥和大部分农产品中重金属污染严重,已严重威胁当地居民的生存和发展,已经到了非痛下决心彻底整治不可的时候了,只能背水一战。

  三大战役解决的全是顽疾 

  环境保护部将继续加强风险防控,要求各地建立省级部门协调机制,加强对相关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实施的指导、组织协调、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,确保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彻底扭转电子废物长期污染的局面,改善群众生活环境;对工作不力的,要追究责任。

  2012年底,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固体处的工作进入白热化,处长钟斌告诉记者:“近期环境保护部将约谈铬渣治理进度严重滞后地区的地方政府,对2012年年底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地级市,一律实施‘区域限批’。”

  迟一天整治,群众就会多受一天罪

  这就是环境保护部推行三大战役的现实,要解决的全是顽疾。

  这边天津、甘肃、吉林、云南等15个省(区、市)要对付的是堆存几十年的铬渣,而在浙江东阳、广东汕头贵屿等地,却要解决家家户户从事废塑料加工、电子废弃物拆解等问题。这些行业在当地存在了30多年,很多是普通老百姓在干。这样的整治注定要触及一些人的利益,能顺利推进吗?

  当地领导也充分意识到,在废塑料和电子废物集散地,老百姓通过回收资源获益,是获益者;但在受益中也污染环境,是污染者。最终,这些地区的老百姓还是受害者。从这个道理讲,治理集散地的污染,老百姓最终还是受益者。因此,此类整治,过程中老百姓虽然会反对,会有矛盾冲突,但最终还是会受到老百姓拥护的。

  在浙江东阳,当地废塑料经营活动存在了30年,从业人员达3万余人,他们是富裕了,却让整个地区付出了沉重的生态、环境和健康代价。什么时候能彻底整治清除?百姓期待了很多年,对于环境保护部2012年这次民心所向的战役,当地几乎是家喻户晓,没有从事废塑料经营的群众坚决支持整治工作,并通过各种渠道献计献策,积极参与;经营户受到了来自政府、社会和左邻右舍等各方面的巨大压力。

  2012年7月6日,东阳的废塑料经营户收到了一封信,信是东阳市废塑料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的,信上敬告广大经营户,希望大家学法守法,充分认识非法从事废塑料经营的巨大危害性,还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地算了环境账、健康账、经济账和名誉账。

厨房油烟净化器|厨房油水分离器|离心风机|玻璃钢风机|铁风机|酸雾净化塔

  为使整治平稳进行,东阳市充分发挥基层组织、群众、媒体、村规民约、乡镇(街道)和各部门、先进示范六大作用,通过层层宣传发动,依靠基层干群,形成整治合力,制订了“宣传为先,治纠为主,转型为辅,强制为补”的工作方针。

  这个行业存在了30年,从业人员众多,整治难度可想而知。这一次,群众多年的期盼能实现吗?

  东阳市政府怎么算账呢?环境账是这么算的,“许多村通过新农村建设广泛受益,生产生活环境变得越来越好,我们却整日与废塑料打交道,根本谈不上新农村建设;别人房前屋后是花草树木,我们却是垃圾围街、垃圾围院;别人从事干净体面的工作,我们却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废弃物,接触着各种渠道的危害。”

  为什么要啃这些硬骨头? 

  2011年8月,云南曲靖陆良化工有限公司铬渣非法倾倒致污染事件发生,中央领导高度关注,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,加强监管,督促企业加强整改,消除污染。环境保护部根据国务院领导同志批示精神,以铬盐行业为重点,开展专项执法检查,派出督察组对16个地区逐一现场督办。环境保护部在各地排查发现,虽然各地情况不同,但铬渣基本上都堆存了几十年,环境风险、环境隐患极大,必须清除铬渣,自此,清除铬渣成为三大战役之首。

  不光彻底打击违法违规经营行为,东阳市政府还出台了激励政策:2012年9月15日提前完成整治的重点村,奖励30万元。整治工作得到了各村的积极响应,9月15日前,21个重点整治村就有20个村申请验收。

  经过一年攻坚战,东阳人非常感慨,整治废塑料经营活动,对社会来讲是民心所向、民意所盼,对政府来讲是责无旁贷、势在必行。这种少数人赚钱、老百姓遭殃、政府背上沉重包袱的事情,迟一天整治群众多受罪一天,环境多遭一天破坏。

环保设备厂家

  像东阳市画水镇这样,全国有48个废塑料集散地需要进行集中整治,在山东章丘、河北文安、温州瓯海等地区,都对废塑料行业进行了全面清理和取缔。

  坚强心理支柱从何而来? 

  为国分忧、为民解难、为民造福

  享有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,绝不能让“个别人发财、老百姓受害、全社会埋单”的事情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发生,作为为国家科学发展、建设美丽中国保驾护航的环境保护部,就是希望通过三大战役,为国分忧、为民解难、为民造福。这也是环境保护部敢于打三大歼灭战的坚强心理支柱。

  加强风险防控加强污染防治

  各地高度重视,河南省义马市委书记张保军,当时是义马市长,他全力推进铬渣治理,怕停工影响处置进度,农历大年三十还在工地视察,被称为“铬渣市长”;天津堆存的40万吨铬渣历史更久,天津市市长、常务副市长、主管工业和环保的副市长,4位市长齐抓共管铬渣治理,天津在1个月内就购买了湿法设备,半年时间对积存几十年的铬渣实现了解毒处理。

  环境保护部向广东省政府通报了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的情况,要求必须确保2012年底前坚决截断电子废物非法来源,彻底杜绝严重污染环境行为。广东省政府主要领导很诚恳地表示,对环境保护部的所有意见照单全收,要求汕头市、贵屿镇在经济转型升级时解决突出环境问题。

  其实,之前广东省也有多次整治,但始终治标不治本,为什么?关键是要“断源止血”,必须坚决截断电子废物非法入口渠道,彻底清除洋垃圾污染;坚决管住“三酸”的购销环节,彻底杜绝非法酸洗、露天酸浴;坚决拆除各种焚烧设施等。汕头市为此开展了地毯式清查整治专项行动,组成200多人的联合执法队伍,从4月1日起在贵屿镇9个主要出入口设卡,开展联合执法稽查电子废物行动,截断电子废物非法进入贵屿镇的渠道。公安机关同时成立打击“三酸”违法犯罪活动专业队,抓获涉案人员11名,缴获非法“三酸”60吨。同时,设卡堵获非法入口的电子废物约120吨。

  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相关负责人特别强调,此次整治中,最有效的监管手段是群众举报。由于群众认识的提高,整个整治过程中,没有引发社会矛盾。

  安图县环保局魏雪峰说:“2012年7月初,为了林地审批项目,金东一局长在24小时之内,分别乘飞机、动车、汽车,奔波于延吉、长春、北京、天津、安图等5地,回到家时已是深夜3点,休息两个小时后,他又乘车奔往长春。老金还创造了1个月内进京7次的记录,真是太辛苦了。”

  三大战役怎么乘胜追击? 

  在环境保护部改善民生的决心、勇气和严厉的举措下,各地也统一思想,高度重视,下决心解决久而未决的环境难题,造福一方百姓。

  2012年6月,吉林省政府召开荒沟岭铬渣治理项目专题会议,强调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,确定工艺路线,明确责任分工,积极落实资金,倒排工期。2012年6月18日开始,安图县荒沟岭铬渣治理工作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。

  三大战役的顺利推行,有赖于中央、地方领导高度重视,深入开展治理工作;各地明确目标,分解任务,协调落实治理配套资金;此外,三大战役每一战都涉及多个部门,很多地区都建立了高效的部门联动机制,形成治理合力。

  老崔是朝鲜族人,喜欢喝酒,半年来,怕影响工作,他愣是滴酒未沾。直到2012年11月中旬工程彻底结束,老崔才说了一句话:“毒瘤除掉了,今天喝酒。”短短一句话,让在场所有人的眼圈湿润了。

  在环保战线工作20多年的王海柱,不仅业务熟炼,对工作也认真负责。按照县委、县政府指示精神,项目实施期间,他和几位同事24小时驻厂负责协调工程建设问题。恰在这段时间里,80多岁的父亲病重,医院先后4次下病危通知,由于放不下手头的工作,老人去世前,他只到医院看过父亲几次,此事成为王海柱永远的愧疚和遗憾。

  对于这些历史顽疾,环境保护部领导强调,对于违法行为要敢于出重拳、用重典,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。要以对人民负责、对事业负责的精神,以对污染“零容忍”的坚决态度,完成三大战役。

  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指出,对既成的污染事实,应当立足于治。但下一步污染防治非常重要,具体对废塑料和电子废物,环境保护部已做好了防的准备,拟与发改委、工信部等8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加强电子废物污染防治工作的意见》,部门联动,共同推进。

  环境保护部、国家发改委、商务部明确提出推动废塑料回收利用集聚发展和清洁利用,鼓励有条件的废塑料加工利用集散地申报国家“城市矿产”示范基地建设、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试点等;鼓励废塑料加工利用企业向国家“城市矿产”示范基地集聚,推动建设一批符合环保要求、具有示范效果的规范化废塑料集散市场。

  2011年底,天津、甘肃、河南、吉林、云南等15个省(区、市)收到一份《加快推进铬渣污染综合整治工作的函》,天津40万吨,河南37万吨,甘肃22万吨,吉林4万吨……铬渣战役涉及15个省(区、市),共26个历史遗留铬渣堆存点、250万吨铬渣。

  毛威 马喆 对本文亦有贡献

13710963221

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

在线留言
电话咨询
产品中心
工程案例
QQ客服